返回

正統之爭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     正統之爭 (第1/3頁)
    
伏垣敗走,虛青華走出。

表面看來,虛青華只是湊個熱鬧而已,但當然沒那般簡單,無他,虛青華太高調了。

相比較于伏垣而言,虛青華遜色太多太多,但凡虛青華稍微有點腦子的話,就該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!

偏生,虛青華一反常態,自然也就是讓江楓知道,虛青華別有用心。

“代表誰?”

咧了咧嘴,虛青華笑呵呵的說道:“我當然是代表我自己……你這話卻是問的甚為有意思,難不成,我連我自己都代表不了?”

“有意思?”

聞聲,江楓便也是笑了,腳下一動,下一步,就是出現在了虛青華的面前。

“江楓,你要做什么?”

察覺到江楓這一舉動,不知是原本就心虛,還是對江楓心存敬畏之故,虛青華略顯慌亂,下意識的要往后退。

江楓不言,右手抬起,直接就是一個耳光,抽在了虛青華的臉上。

“啪!”

耳光響起,聲響清脆,無數親眼目睹這一幕的虛家子弟,頓時目瞪口呆,他們那叫一個難以置信,見鬼似的看著江楓,幾乎要懷疑自身是不是出現了幻覺。

比之虛青華而言,似乎伏垣擁有著更高的身份,但伏垣歸根結底是外來者,縱然身份尊貴,可是在虛家,卻也很難與虛青華相提并論。

再者便是,虛青華乃是虛氏一脈,某種程度而言,比之古氏一脈和夏氏一脈,擁有著更為純凈的血脈。

這時候,眼見江楓一記耳光抽在虛青華的臉上,出手狠辣,絕不留情,自然也就是讓眾人為之驚呆。

“竟敢這樣對待虛青華,這家伙是個瘋子嗎?”有人說道,嗔目結舌。

“居然真敢在我虛家撒野,這是嫌死的不夠快嗎?”又是有人說道,目中精光灼灼,期待著好戲進一步上演。

……

一時之間,議論之聲不絕于耳,看熱鬧者有之,幸災樂禍者有之,但無一例外,都是認為,江楓大禍臨頭,不會有好的下場。

“混賬!”

捂著腫脹的臉,虛青華破口大罵,恨不能沖上去將江楓大卸八塊。

身為當事人,他尤為難以置信江楓竟是如此瘋狂,說動手就動手,一點面子都不給,簡直要讓虛青華懷疑,江楓是不是得了失心瘋。

不然的話,究竟是什么樣的底氣,方才是讓江楓膽敢這般猖獗?

“江楓,你死定了!”

一根手指指向江楓,虛青華惡狠狠的說道,雙眸赤紅如血,如果不是理智尚存的話,幾乎要和江楓拼命。

“死定了?是嗎?”

江楓淡然一笑,自是不會將虛青華的威脅放在心上,說到底也就是,江楓不認為虛青華有威脅他的資格。

何況,虛青華主動跳出來自取其辱,江楓焉有不成全的道理?

至于忍辱負重,委曲求全,江楓心知肚明,自己不需要那樣做了,接下來,就是針尖對麥芒,誰強,誰掌控話語權!唯有強橫到底,或許才能擁有活著離開虛家的機會。

如若不然,這萬千修士向往的修煉圣地,很可能就是他的埋骨地!

而江楓的底氣就是,虛家至強者不出,當能橫掃無敵,神女之下三天驕,亦是很難被江楓放在心上,區區虛青華,跳梁小丑罷了,如此沒有自知之明,委實可笑的很。

“怎么,你不信?”

狠狠的盯著江楓,虛青華厲吼。

虛氏一脈,他的身份雖然比不了虛慶之,但也是擁有著舉足輕重的身份,誰能小覷?江楓若是不信,他很快就會讓江楓知道,會是什么下場。

“信不信不重要。”江楓搖頭,戲謔說道,“只是你要記住了,你代表的是你自己。”

“這?”

虛青華怔了怔,總算是明白過來,為何江楓會質問他代表誰。

他自信滿滿,說是代表自己,這時聽江楓這樣說,整個人如同又被江楓狠狠的抽了一記耳光一樣,頓時就是啞口無言。

“這又如何?”虛青華陰森森的說道。

“如何?”

江楓詭異一笑,右手緩緩抬起。

看到江楓這個動作,虛青華仿佛火燒屁股一樣,哪里還敢嘴硬,瞬間后退數十米……

當回過頭,發現江楓不過是虛晃一招,虛青華老臉一陣赤紅,簡直恨不能就此挖個地洞鉆進去。

“在我虛家,欺負我虛家子弟,江楓,你可是越來越放肆了。”

一道聲響虛空炸開,伴隨著那一道聲音,一道身影縱身而來,卻是那在藏鋒樓有過一面之緣的虛千明。

虛千明踏虛空而來,臉色一片陰冷。

“竟是虛氏一脈!”江楓皺了皺眉。

如果僅僅只是虛青華的話,江楓倒也不會過多放在心上,然而虛千明的出現,卻是讓江楓意識到,這表示,虛氏一脈發難了。

不是夏氏一脈,也不是古氏一脈,偏生就是虛氏一脈,難免讓江楓的臉色有點異樣。

畢竟,夏氏一脈也好,古氏一脈也罷,江楓與之都是有些沖突,但與虛氏一脈,始終井水不犯河水。

自然就是,虛氏一脈率先發難,令江楓有些難以理解。

但瞬間過后,江楓便是明白過來,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“正統之爭!”江楓在心中默默說道。

虛家終究是姓虛,而不是姓夏,更不是姓古,一個龐大的家族,分作三個支脈,維持著表面的平靜。

可那平靜只是表象罷了,私底下的爭斗,層出不窮,從未停止。

正因虛家姓虛,是以,虛氏一脈理所當然的,認為是正統,古氏一脈和夏氏一脈,充其量只是旁系。

為了維持這份正統,所以虛氏一脈,搶先發難了。

與其說,這是在打壓江楓,倒不如說,虛氏一脈是要以此自證血統的純正。

“虛千明,若有人打了你的左臉的話,你當如何?”想到這里,江楓淡淡說道。

虛千明于江楓身前降落,面無表情的說道:“誰敢?”

他很自大,或者說是狂妄,不認為這種事情會發生,試問一句,誰敢?

“那么,若是有人打了我的左臉的話,當如何?”江楓又是問道。

“你想說什么?直接點!”虛千明呵斥,不耐煩的很。

“爾等是否有被人打臉的習慣,江某概不關心,但江某可沒有這樣的習慣,若有人意圖強行打江某的臉,江楓所能做的,就是百倍奉還!”江楓沉聲說道。

“這就是你打虛青華臉的理由?”虛千明不陰不陽的說道。

末了,似乎是認為很可笑,就聽虛千明又是說道:“江楓,在我虛家,休要說打你的臉,就算是拿腳踩你的臉,你也只能認命,懂嗎?”

“果然是一點都不掩飾了嗎?”江楓輕嘆。

在那一層面紗不曾被撕開之前,諸人至少面子上還算過得去,然而在失去了那一層神秘面紗之后,亦是讓虛家子弟,露出了最為真實的嘴臉。

高高在上,仗勢凌人!

他們一生,活在以自我為中心的環境,從來不會去例外他人的感受,在他等眼中,蕓蕓眾生,不過螻蟻。但凡不喜,一腳踩死。

“不懂!”江楓低低說道。

“看樣子,你不打算就此認命啊!”虛千明揶揄不已的說道,他看笑話一樣的看著江楓,說道:“若非是我虛家庇護,你死去多時,而今非但不知感恩,更是不識好歹的很,你的人生,注定是一場悲劇。”

“什么時候,弱者在強者面前,也能這般大放厥詞了?”江楓寒聲道。

“哈哈——”

仿佛聽了一個笑話一樣,虛千明縱聲大笑,說道:“我虛家子弟,便連圣人都可不敬,你算個什么東西,也敢指手畫腳?”

虛家是古來有之家族,不敬圣人,是古而有之的傳統!

不只是虛家,另外三個古來有之家族,亦是如此!

圣人如神明,高高在上,橫鎮萬古。可是對于古來有之家族而言,卻并沒有太多的神秘可言。

當然,也只有這樣的龐然大物,方才擁有這樣不可一世的底氣!

事實上,不敬圣人這一傳統,也是古來有之家族中的子弟,那一份優越感的來源。不說其他,僅此一點,萬千修士幾人能及?

“識相點,老老實實束手就擒,或許還能有一線活命的機會,如若不然,灰飛煙滅!”虛千明說道,變得兇狠。

“江某自認,在你面前,還是能夠指手畫腳的。”好像沒聽到虛千明的話一樣,江楓自顧自的說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虛千明愕然,不懂江楓怎么會莫名其妙說出這樣一句話來。

但很快,虛千明就是懂了。

“啪!”

耳光響亮,江楓抬手就是一個耳光,抽在了他的臉上,將他抽的如斷線風箏一樣,飛了出去。

這樣的一幕,與江楓抽虛青華何等之相似,抽的虛千明毫無脾氣可言。

“我的意思,你懂了嗎?”江楓踏步往前,冷聲說道。

“……”

虛千明羞怒欲死,他自然是懂了,江楓那話的意思再簡單不過,而這,強者不可輕辱,但凡辱之,必然自辱。

“江楓,你非要找死嗎?”虛千明厲吼。他的反應比之虛青華更為激烈,這是因為,步了虛青華的后塵,等于是自取其辱,不能忍受。必然要以江楓的死,方才能平息心中的怒火!

“啪!”

剎那,江楓出現于虛千明身前,抬手又是一個耳光,將虛千明抽的橫飛……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m.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A级成人毛片免费视频,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_私家电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