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一字真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     一字真言 (第1/3頁)
    
“豎子無知!”

老鱉現身而來,第一句話,就是這樣說道。

它口吐人言,略顯怪異,然而有神圣氣息流淌,又是顯得無比尋常,仿佛本該如此,再理所當然不過。

江楓愣住,無比愕然。

“一根破爛木頭,值得此般吹噓?”老鱉又是說道,神色不屑,其看向江楓三者的眼神,赫然如同是在看土鱉。

“破爛木頭?”

聞言江楓三人,都是哭笑不得。

這是雷擊木,天養地生,卻被老鱉說成是破爛木頭。這樣的口氣,不可謂不大,但不知為何,偏生江楓三人,都沒有出言進行反駁的沖動,甚至連那樣的念頭都沒有。

就好像,只要是老鱉所言,就都是對的。

“言出隨法!”

忽然,江楓心神劇顫,明白過來,這種古怪之感,從何而來。

“找我何事?”再聽老鱉,懶洋洋的說道,神色不屑的同時又極為不滿,斜睨著江楓,有挑刺的嫌疑。

“前輩可知,水域之下有一座洞府?”想了想,江楓直接問道。

“有嗎?”哪里知道,老鱉反問道。

它很高傲,或者傲嬌,高高抬起頭顱,說話口吻尋常。

江楓再度愕然,沒想到老鱉會是這樣的態度,臉色一時古怪,因為,簡單兩個字,就是將知道不知道,變成有還是沒有。

孔云奇與邵天也都是無比驚奇,發覺老鱉傲嬌的一面,覺得怪異。

“應該是有的。”江楓誠懇說道。

為了尋找洞府,邪尊掀起滔天殺伐,分明是志在必得。如若不是斷定洞府確實存在,又是何必此般大動干戈?

“洞府不知道有沒有,破洞倒是有一個,爾等不怕死的話,倒是可以進去看看。”老鱉隨口說道。

江楓心中一喜,心知老鱉嘴里的破洞,只怕就是那洞府。

但一座洞府,卻被稱之為破洞,這亦是讓江楓驚詫,雖知老鱉活過無盡歲月,是這一方世界之內,活化石一般的存在,有非凡來歷,又是背負道圖,神秘難言,可是這般說話的口氣,卻也不可謂不大。

“不要胡思亂想,想多了對你沒有好處。”老鱉警告道。

隨意之言,如大道清音,振聾發聵,江楓心神瞬間警醒,默默點頭。

“豎子固然無知,好在也不是不可教化!”老鱉大聲一笑,聲動九霄云外而去,天際之上,一朵朵劍云震碎,劍氣化雨。

“啊,該死的老畜生,你竟敢算計本邪尊!”

忽而一道狂吼之聲傳出,云端之上,一道黑衣身影激射而來,怒聲而罵。

他受了傷,軀體被撕裂,很是狼狽,原本躲在劍云之上窺探,誰能想到,居然被暗算了,幾乎殞命。

“去!”

老鱉翻個白眼,張嘴吐出一口氣。

“砰!”

那一道氣息,噴吐在黑衣身影身上,即刻將其軀體洞穿,肌體炸裂,血雨濺飛。

“孽畜!”

黑衣身影狂吼大叫,逼近而來,狂暴出手,他被徹底激怒,要將老鱉斬殺。

“滾!”

卻見老鱉再度一翻白眼,一個滾字,以無上橫推之意,將那黑衣身影撕裂絞碎,骨肉不存。

“死了?”

望向那水域之上的一灘血肉,饒是以江楓的心性,都是略有著幾分心驚肉跳的意味。

言出隨法,一字殺人。

這是一字真言,近乎于道。

江楓盯著老鱉看了又看,臉色無比怪異,因為他發現,自身對老鱉的來歷,恐怕還是極大低估了。

難怪,那一座洞府,會被稱之為破洞,不是口氣太大,而是,根本難以入老鱉的法眼,因此一來,自然便是不會放在心上。

甚至,江楓再三提醒,方才記起。

孔云奇和邵天更是誠惶誠恐,臉色一片蒼白,再也不敢直視老鱉的存在,這是無上至強,已然合道,橫推一個世界不再話下。

隨后,老鱉破開水域,打開一條通道,讓江楓三人入內。

一會之后,望向那洞府入口,江楓三人心神都是怪異,沒有料到,一份機緣,如此輕易便獲得。

“該不會是有什么陰謀吧?”孔云奇小聲嘀咕,擔心被老鱉聽到。

“陰謀?”

江楓淡然一笑,老鱉若是對三者有敵意,隨手鎮殺,何必玩弄這些手段?

只是卻也分外好奇,既然蒼茫世界有這樣的生命存在,為何,會被邪惡生靈侵入,支離破碎?

“奇士府!”

三個大字,映入三者的視線,有道蘊的殘留,光彩燦爛。

“咦?這里居然有一座奇士府?”邵天輕語,面色古怪。

見江楓與孔云奇望向自己,邵天便解釋道:“據我所知,天元大陸,也是有著一座奇士府……”

“邵兄不妨詳細說來。”孔云奇無比好奇,想知道有什么說法。

“星空下至強者的葬骨地。”邵天凝聲說道。

“據傳,大千世界有三千,一條星空古路勾連,唯有踏上星空古路,進入天外世界,方才是有資格,葬骨奇士府!”邵天又是解釋道。

“星空古路?”江楓心神劇震。

這是繼地球之后,第一次在修真世界,聽聞星空古路的說法。

一條星空古路,勾連大千世界,這讓江楓感到震撼,因為,正是自星空古路而來,方才是重返修真世界。

“難道,我所走的那條星空古路,并不是邵天所說的星空古路?還是,我曾經走過的那一段,只是,星空古路微不足道的一小段?百分之一?萬分之一?還是,百萬分之一?”江楓心情起伏不定,產生諸多聯想。

因為,比較于邵天而言,他更是懂得星空古路所存在的意義。

對于此事,邵天知之不多,他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,為江楓與孔云奇解惑。

按照邵天的說法,那樣的一條路,是道的盡頭,繁盛燦爛,無可具體描述。

而葬骨地,實際上是衣冠冢!

略作遲疑,三者進入其內。

洞府不大,也就一個足球場大小,但這里萬物不侵,塵埃不染,明凈無瑕,如同是一方獨立于蒼茫世界之外的微縮世界。

江楓感知到大道碎片的殘留,也是感知到本源意志。

那里有著一本書,一粒菩提,一把劍,一面銅鏡,一縷青絲……

那書散發濃郁墨香,紙上流淌著如絲如縷的金光,當江楓朝那里看去的時候,就是感覺書中一個個金色大字飛出,每一個大字就如一座山岳,鎮壓而下……

江楓再看向那一粒菩提,菩提幻化成一株菩提古樹,蒼老的身影端坐于下,潛心悟道,他嘴里默念有詞,無法聽清楚,但洗禮心神,洗練道心……

那一把劍古樸,并未開刃,但有無上鋒芒,劍意顯化,有絕世神威……

銅鏡灰蒙蒙,樣式很是普通,尋常可見,鏡子有著一道倒影,如威如獄……

最后,江楓的視線,落向于那一縷青絲。

有絕代佳人,如空谷幽蘭,遺世獨立。

……

這五件東西,都并非是神圣之物,在江楓看來,倒更像是那明志之物。

“江兄,我感覺這五件東西有驚人來歷,是不是……”邵天蠢蠢欲動的說道,流露覬覦之心。

他在家族典籍之中,見識過奇士府的記載,情知這五件東西都是驚人,即便不是尋常意義上可見到的法器,但是被烙印理與法,貴重程度,遠遠超過那極品法器。

只是,江楓不動,他也不敢動,發誓追隨江楓,一切以江楓為尊。

邵天已經進入了這樣一個角色,在江楓面前不敢有絲毫放肆。

“取不走!”搖了搖頭,江楓說道。

這是明志之物,又豈是輕易就能被取走,且這奇士府看似普通,但江楓隱隱有著一種感知,休要說這五件明志之物,即便是這內部的一粒塵土,都是難以拿走。

“我來試試。”邵天說道,他眼神火熱,大步上前,一伸手,就朝著那一粒菩提抓過去。

“不好!”

只是剎那,邵天就是臉色大變,他感覺自己的道骨在崩碎,道心在撕裂,飛速朝著那后方退去,臉色一片煞白。

“物以明志,別太貪心。”江楓提醒,倒也并未阻攔邵天,知道此人有野心,出身尊貴,桀驁不馴。

“是我莽撞了。”邵天苦笑,有所不甘心,因為清楚,這五件東西任意一件,出現在外界,都能引起震動。

江楓不再理會邵天,他盤膝而坐,面向五件明志之物,潛心體悟其所留下的大道真意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只是瞬間,江楓丹田內部發生共振,十方天印受到天印,光芒流轉,滋養江楓的道心。

“養道心?”

江楓默然輕語,總算是明白過來,為何,老鱉絲毫看不上那雷擊木,相比較而言,這五件物品,無一不是遠遠超過雷擊木。

養道心,鍛塵骨!

江楓有所收獲,心中一片空靈,繼續體悟,爭取有更多的收獲。

隨后,邵天與孔云奇效仿江楓,在這里進行冥想,同樣,也是收獲喜人,那長時間以來,難以撕裂的壁障,都是出現了松動。

這更是讓二者沉下心來,不敢再心猿意馬。

時間流逝,江楓道心更進一步鞏固,道心即是他的劍道之心,變得凝練,同時,神魂得以壯大,雖然并不能夠直接提升戰斗力,同時,境界方面也沒有出現動搖,但江楓無比清楚,這樣的一份好處,對他而言,意味著什么。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m.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A级成人毛片免费视频,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_私家电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