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不是個東西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     不是個東西 (第1/3頁)
    
察覺到這一點之后,縱然江楓,都是不可避免怦然心動。

無主之劍號稱葬仙地排名前三的兇物之一,這一方玉璽竟是能夠與無主之劍媲美,可想而知,何等不簡單!

那里異象正在發生,其中有著強大的禁制力量,在那般禁制力量的禁錮之下,那一方玉璽,目前正是最為虛弱的時候。

玉璽閃現而出,表示正在掙脫來自禁制力量的束縛。

一旦玉璽擺脫全部的禁制力量,全面覺醒,那么,估計誰也無可奈何!

眼下正是最好的機會,千載難逢,若不能借機,將玉璽納入囊中,強行逼其認主,那么,玉璽將如無主之劍一樣,迅速變成葬仙地的絕世兇物之一,沒有任何的力量能夠限制。

“呼!”

緩緩吐出一口濁氣,江楓眸中,一抹精光閃掠而過。

對這玉璽,江楓或許談不上勢在必得,但一份機緣近在眼前,卻是無論如何,都沒有放過的理由,必然要插手其中,爭上一爭!

伴隨著江楓念頭轉動,諸多修士也是看出了端倪,繼而,終究是有人按耐不住,沖擊而出,搶先出手。

結果很慘烈。

玉璽雖然一定程度上受限,但其鎮壓的力量,也非尋常尊者所能承受。

數道沖擊而出的身影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被鎮壓成血霧,尸骨不存。

這樣的一幕觸目驚心,令人倒吸冷氣。

但玉璽的誘惑太大太大,縱然如此,也是無法阻擋諸強者的腳步,幾乎在那數人隕落的瞬間,就又是有著數道身影,齊齊沖出。

玉璽非凡,極可能是某一位仙尊的本源器,即便以身犯險,九死一生都在所不惜。

每個人都很清楚,一旦得手意味著什么,借助這一方玉璽,橫鎮整個葬仙地,恐怕也不再話下。

這是驚世誘惑,天尊也要沉淪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虛空震晃,逆流激生,那里數件法器被祭出,綻放湛湛異彩,可惜毫無用處,玉璽無差別鎮壓。

一件件法器在爆碎,化作齏粉,而那第二波沖上去的幾個強者,也是無一人幸免,伴隨著幾道慘呼之聲,迅速于諸人的視線中消失。

“吸!”

兩輪沖擊,盡皆以全軍覆沒告終,一時間,倒吸冷氣的聲音,此起彼伏,縱然諸人心頭再如何火熱,也是不得不強行壓制住心中的那份沖動。

那和找死絕無區別,玉璽的鎮壓力量太過恐怖,無差別鎮壓之下,尊者瞬滅,驚人之極。

除非是有著一定的把握,再也無人膽敢貪功冒進,否則的話,死路一條,絕無僥幸的余地。

“玉璽的力量被極大的限制,竟也如此可怕!”有修士說道,心生絕望。

原本以為,能夠爭取一番,卻是發現,尊者亦如螻蟻,生死在一瞬間,徹底傻眼。

“那東西到底是怎么,怎會如此之強?”也是有修士說道,疑問叢生。

……

這注定是一個沒人回答的問題,每個人心中都有答案,但每個人的答案都是不確定的。

那里,玉璽之上,縈繞瑩瑩之光,其光芒愈發的耀眼,這意味著,禁制力量對玉璽的束縛,在不斷的削弱。

也是意味著,玉璽在不斷變強!

“刷!”

一道身影,撕裂虛空而來。

察覺到虛空波動,江楓抬起眼眸看去,一道甚為熟悉的青衣身影,進入江楓的視線。

“伏衡!”江楓輕語道。

那青衣身影正是伏衡。

伏衡的狀態不算太好,他此前近乎被無主之劍斬成兩截,傷勢遲遲未能痊愈,這時看去,一臉的陰郁之色,眼中更是多了幾分不可測的陰沉。

仿佛是受傷過后,整個人性情大變!

伏衡甫一出現,直接就是盯上了江楓,他可不會忘記,身上的傷是怎么來的,拜江楓所賜。

江楓很坦然,任由被伏衡鎖定。

今時的他,非往昔所能比擬,即便不借助無主之劍,江楓也無需避開伏衡的鋒芒,何況伏衡受傷極重,不復巔峰。

“江楓,你送給伏某的大禮,伏某定當加倍還給你!”伏衡陰森森的說道。

“隨時奉陪!”江楓不置可否的說道。

“哼!”

伏衡陰沉一笑,視線自江楓身上移開,朝著玉璽所在的方位看去。

“一群白癡,那東西,豈是爾等能夠染指的?統統給我,有多遠滾多遠!”伏衡陰測測的說道,他目中無人的很,諸多修士,無一人有資格入他的法眼。

偏生這些家伙,一個個野心勃勃,落在伏衡眼中,自然就是可笑之極。

“哪里來的狂徒,活的不耐煩了嗎?”隨著伏衡話音落下,當即就是有修士怒斥,憤怒不已,不能忍受被輕視的滋味。

伏衡在四大古來有之家族,赫赫有名,但在葬仙地內,其名氣有限,遠遠比不過江楓。

這時候,伏衡口出狂言,一句話就是將所有的人得罪,無人能夠接受。

“白癡就是白癡!”

伏衡面色微沉,隨手一擊,那個站出來說話的修士就被拍死,伏衡目光橫掃,忽而一笑,說道:“既然都不愿意滾,那就全部留下來陪葬好了。”

伏衡愈發張狂,肆無忌憚,這是本性暴露,他傷的太重,那是前未有之的挫折,至今都是無法接受,要發泄心頭的郁氣。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話音落下,伏衡行動起來,朝著玉璽沖擊而去。

即便不復巔峰,伏衡的手段依舊驚人之極,這是能夠媲美天尊的絕世強者,一拳打爆一個第九境的尊者不再話下,其手段,非尋常尊者能夠想象。

伏衡的一舉一動,都是流淌著極致的意味,除非玉璽直接鎮壓而來,不然的話,難以撼動伏衡分毫。

眼見伏衡離玉璽越來越近,諸多修士心頭劇震,總算是得以明白過來,為何伏衡那般囂張。

“轟!”

距離玉璽數百米左右,伏衡猛然一伸手,虛空一記大手印閃現,朝著玉璽抓過去。

玉璽和無主之劍一樣,通靈顯圣,靈性十足,當察覺到伏衡這一舉動之后,瞬間震怒,突破禁止力量的封鎖,鎮壓的力量有如天幕倒垂一樣,壓制下來。

“噗!”

伏衡大口吐血,強大如他,都是無法抗衡,被重創。

“該死!”

伏衡厲吼,祭出一件道器,發出第二輪的沖擊,他對玉璽有勢在必得之意,因為,經歷過無主之劍的恐怖,絕不想再經歷第二次。

這是與無主之劍并列的存在,斷然沒有錯過的理由,為此,可以不惜一切代價。

伏衡是這樣想的,他也是這樣做的,祭出一件道器,要反向將玉璽鎮壓。

但伏衡最終還是失望了,玉璽雖也是道器,但和其他道器的差距,就如尊者第一境的修士與尊者第九境修士之間的差距,如天塹。

“轟!”

道器爆碎了,那一方虛空光芒爍爍,有如天花亂墜。

“不!”

伏衡咆哮,歇斯底里,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。

“噗!”

張嘴,伏衡又是噴出一口血,搖搖欲墜。

“轟!”

伏衡墜地,筆直砸落下來,臉色鐵青,滿面猙獰。

“咦,這里竟是如此熱鬧,祖某應該沒有錯過什么吧?”

差不多伏衡墜地的同時,一道大笑之聲,隔空傳來,轉即一個藍袍修士,進入諸人的視線。

“祖家的強者?”循聲望去,江楓低語道。

江楓自進入葬仙地內,前后打過交道的強者不少,唯獨少了祖家的天才,這時候,對方終于現身了。

“果然如我所猜測的那般!”江楓又是說道。

山神廟的機緣,對于四大古來有之家族的天才而言,的確未被放在心上,但這一方玉璽不同,牽扯太大太大,沒有人能夠沉得住氣!

藍袍修士宛如書生一般,書生氣息濃郁,手搖折扇,卓爾不群。

“伏兄,你可還好?”祖中河殷切問道,他看著伏衡,目露憂色。

“好的很!”伏衡慘烈笑著。

“如此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祖中河說道。

“誰是江楓?”就聽祖中河又是說道。

“刷刷——”

隨著祖中河話音落下,一道道的目光,近乎整齊劃一的,落于江楓的身上,祖中河循著諸人的視線,隨意朝著江楓看過去。

“你就是江楓?”祖中河笑著說道。

“前輩有何指教?”江楓問道。

“看你眉骨清奇,有人中龍鳳之姿,果然非同一般!”祖中河說道。

“前輩謬贊了。”江楓淡淡說道。

“非也非也,祖某看人,從未有錯。”祖中河搖頭晃腦,說道,“我說你是人中龍鳳,你就是人中龍鳳。”

“看樣子,卻是江某,不識好歹了。”江楓說道。

祖中河看似平和,宛如書生,實則倨傲之極,也霸道之極,可惜的是,江楓不認為,對方有在他面前指手畫腳的資格。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點頭,祖中河認認真真的說道。

“喂,過分了啊,你這說的是人話嗎?”

卻是江楓還未來得及回應,就是一道打抱不平的聲音傳來,呂喬喬雙手叉腰,瞪著眼睛,一副兇狠的模樣。

“到底會不會說話,不會說話就閉嘴好嗎?看你尖嘴猴腮的模樣,一看就知道不是個東西!”呂喬喬呵斥道,她牙尖嘴利的很,哪管祖中河有著怎樣的身份來歷。

“就是就是,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么東西。”一旁,費午點頭如搗蒜一般的附和道。

“不是個東西?”

祖中河呵呵笑著,他瞇眼打量呂喬喬和費午,慢條斯理的說道:“祖某一言決斷,那是天機,從未有錯。”

“你果然不是個東西。”呂喬喬冷笑,她才不會相信祖中河的廢話。

“二位印堂發黑,這是命不久矣的癥狀,將有大禍降臨。”好似沒有聽到呂喬喬的話一樣,祖中河自顧自的說道。

呂喬喬臉色發黑,她瞪眼看著祖中河,簡直懷疑,祖中河是不是白癡,要不就是得了臆想癥,不然的話,怎么會不停的胡言亂語呢?

“師妹,他好像打算殺了我倆。”費午提醒道。

“不是要殺你們,而是你們兩個,罪有應得。”祖中河說道。

“你這個瘋子!”呂喬喬大叫。

“死亡,將如期而至。”祖中河說道,言語間,有著一種難以言說的詭異。

呂喬喬和費午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,莫名心悸,有不好的預感。

“他們兩個不會死,反倒你,極有可能大難臨頭!”江楓踏出一步,封鎖祖中河的視線,面無表情的說道!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m.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A级成人毛片免费视频,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_私家电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