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教你如何用劍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     教你如何用劍 (第1/3頁)
    
漫天劍光爆開,絢爛似那星辰,一縷縷的劍氣交織,仿佛劍的海洋。

“嗯?”

眼見呂天歌出手,江楓心思微動,繼而那般望向呂天歌的眼神,悄然之間,多了幾分異樣。

因為,呂天歌此前與邱道初一戰,竟是留手了。

那是生死戰,非生即死,呂天歌根本沒有留手的理由,也沒有留手的必要,也就是說,在呂天歌與邱道初一戰之前,呂天歌就是已經知道,將會與江楓一戰。

“是這樣嗎?”江楓低語,眼中閃過一抹鋒銳的寒芒。

若真如此的話,那么無疑表示,呂天歌和夏長安有所勾結,那般勾結的用意如何,不言而喻。

“卻不知,夏長安許諾了什么好處!”江楓想著。

毋庸置疑,夏長安所許諾的好處必然是不簡單的,不然的話,根本沒有打動呂天歌的可能性。

以呂天歌目前的種種表現而言,這是一個驕傲程度,絲毫不亞于夏長安的家伙,且,他有著夏長安所沒有的癲狂一面。

“所以,夏長安一心將我逼入修羅獄,實則是有著兩方面的考慮!”江楓又是說道。

夏長安的確是有意借助呂天歌之手去殺江楓。

但想必即便是夏長安,都很難對呂天歌有太大的把握,在夏長安的算計之中,呂天歌不過是一個次要的選擇罷了。

呂天歌能殺江楓最好,殺不了江楓,江楓亦是被困在了修羅獄內,再也無法掀起風浪。

“呂天歌,你被困在修羅獄內的時間太長了。”江楓暗道可惜。

不管夏長安許諾了怎樣的好處,那些好處,注定是無法變成現實,到頭來,呂天歌什么都得不到,不過是平白被夏長安利用一場罷了。

一朝踏入修羅獄,又豈有走出去的可能性?

何況,呂天歌被困在修羅獄內如此之長的時間,他除了死在修羅獄內之外,不會再有任何的希望。

或許,呂天歌期盼發生奇跡。

可終究太過天真,人情世故方面,遠遠沒有夏長安那樣老練,這也是江楓會為之感到可惜的緣故。

不然的話,即便死去,呂天歌也是能夠擁有他應得的一份體面!

江楓心思電轉,不過剎那間。

一抹寒芒逼來,江楓一聲輕哼,直接就是將那道劍氣震碎。

以江楓的劍道造詣,呂天歌雖然和他同為尊者,但呂天歌在他面前用劍,不客氣的說,就是魯班面前耍大斧!

“呂天歌,我高估你了。”江楓說道。

“你何曾對我有過高估的時候?一個不可一世的家伙!”呂天歌冷冷說道。

“你始終是不懂的!”江楓輕語,遺憾之色,溢于言表。

將江楓的神色納入眼中,呂天歌為之一怔,旋即不過認為,江楓是在故弄玄虛。

“那么接下來,就由我來教你,如何用劍!”江楓低低說道。

話音落下,嗜血劍沖出,萬丈劍芒筆直橫斬。

這是無比直接的一劍,沒有任何的花哨,橫平豎直,看在眼中,是那樣的平淡無奇,哪怕一個初初踏入劍道門檻的劍修隨手一劍,只怕也要比之這一劍,更具威勢。

然而就是這樣平淡無奇的一劍,偏生瞬間將呂天歌逼退,大潰敗。

這是沒有破綻的一劍,因為簡單而簡譜,因為平淡而大氣恢弘。

“怎么會?”

呂天歌大吃一驚,見鬼似的看著江楓。

他自詡劍道天才,所涉獵的劍譜不計其數,可是那不計其數的劍譜,從來沒有關于這樣一劍的記載。

實際上,這不過是江楓隨手一劍罷了。

這樣的一劍,并不會記載在任何一本劍譜之上,哪怕是一本入門級別的劍譜。

但就算是隨手一劍,經由江楓施展,賦予生命,賦予靈氣,超越想象的極限。

“看清楚沒有?”江楓沉聲問道。

呂天歌有所走神,忘記回答。

江楓也不需要呂天歌回答,第二劍施展而出。

這一劍與第一劍不同,靈性逼人,變幻莫測,比之第一劍,根本就是另一個極端。

呂天歌被逼出劍,渾然不知,在江楓第一劍之后,他就是落了下風,被江楓牽著鼻子走。

瞬息過后,呂天歌周身,密密麻麻,盡皆劍痕。

盡管那些劍痕,無一致命,僅僅是讓呂天歌看上去多了幾分狼狽,但由衷讓呂天歌震怖。

如果江楓的第一劍,他尚且看不出端倪的話,那么在江楓第二劍出手過后,呂天歌赫然得知,自身的劍道與江楓的劍道之間有著怎樣的差距。

那是天塹!

……

禁制壁障的另一面,夏長安等人,將這一戰的細節一五一十看在眼中,每個人都是心神震蕩。

誰能想到,強大如呂天歌,在江楓面前,竟是這樣的不堪一擊。

“江楓若是愿意,一劍,呂天歌就死了!”長袍老者凝聲說道。

在場諸人之中,他的修為最高,自是能夠看出他人難以看出來的細節。

這樣的一句話自長袍老者嘴里緩聲說出來,聽似平靜,然則,縱然是強大如他,內心都是被撕裂了一道裂痕。

“江楓這么強?”

聞聲,夏長安心神震動,難以置信。

江楓和呂天歌同為劍修,且同為尊者,在夏長安看來,江楓與呂天歌一戰,應該是旗鼓相當的一戰才對。

哪怕是想破了腦袋,夏長安也是萬萬不會想到,這一場戰斗,江楓直接碾壓了呂天歌。

“他比你想象的更強!”長袍老者說道。

聽在耳中,其余之人紛紛為之側目。

他們此前,只知江楓不好招惹,直到這時候,才是后知后覺的發現,這是一個怎樣的怪胎。

莫名,一些人心頭驚悸,聯想起此前得罪過江楓,更是頭皮發麻,心知如若不是在虛家的話,只怕是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“江楓,你就算再強又如何?”

瘋狂的念頭,自夏長安腦海之中冒出。

江楓越強,他就越是忌憚,越是忌憚,就越不容許江楓活著。

江楓已經踏入修羅獄,縱然擁有萬千神通,又能怎樣?

……

外界的反應,江楓自是不會有半點在意,此時江楓第二次沉聲問道:“看清楚了沒有……”

呂天歌沒有應聲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
“我這還有一劍!”江楓說道。

呂天歌沉默,片刻過后方才是說道:“或許,我真的錯了,你讓我懷疑,我甚至不配用劍。”

“你待你手中的劍如何,你手中的劍,就待你如何!”江楓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“是這樣嗎?”

呂天歌再度沉默,又是過去片刻,滿臉苦澀的說道:“我果然不是一個合格的劍修,今日能夠死在你的手上,也算是與有榮焉。”

“誠然如此!”江楓不置可否的說道。

身為劍修,最大的榮幸就是死在另一個劍修的手上。

江楓很不客氣,夏長安等人將江楓這話聽在耳中,各自臉色多多少少有些怪異,只是不知為何,即便有心反駁,一時間,卻也是不知該如何去反駁。

因為,江楓的確是有資格說這話。

“哈哈——”

呂天歌縱聲大笑,說道:“沒想到,有朝一日,我竟是能夠將心結解開……”

他在笑,可是笑容無比苦澀,笑的比哭更為難看,只是那是由衷釋懷的笑,人之將死,其言也善,這是真情流露……

看著呂天歌這樣的一面,江楓并不會有半分不忍,游戲規則就是從來,且任何一場游戲,結局都是殘酷的。

呂天歌在修羅獄內待了這么多年,對于此點的認知,無疑比之任何一人,都要來的更為深刻。

“我來教你第三劍!”江楓輕語,第三劍出手。

這是極致的一劍,有著極致的速度,放眼世間,萬千劍修,能夠擁有這般出劍速度之輩,亦不過鳳毛麟角。

“我呂天歌今日死去,死得其所!”

呂天歌說出最后一句話,身影隨之怦然倒地,這一戰,就也是以著一種絕無懸念的方式,宣告落下帷幕。

看一眼呂天歌的尸體,江楓心境無波。

呂天歌的死,是必然的事情,從一開始,江楓就已經知道結果,因此一來,自是不會有任何的情緒波動。

略微低頭,看一眼呂天歌臨死之前塞過來的儲物戒指,江楓若有所思,轉即其側頭朝著遠方,禁制壁障之外的夏長安看去,眼底深處的那一抹冷意,悄然之間消散不少。

“夏長安,記住,你的時間不多了。”江楓開口,放聲說道。

“江楓,你說在講笑話嗎?”夏長安冷喝。

江楓自顧尚且不暇,竟然還有閑心來威脅他,讓夏長安深感可笑。

“時間到了,你必然會死,而我……”

一根手指伸出,指了指自己,這句話僅僅說了一半而已,江楓就是轉過身,朝著那一扇小門大步走去。

遠遠的看著江楓的背影,夏長安目光陣陣閃爍,空前的不安瘋狂涌現,猛然之間他意識到,自己似乎是犯了一個無比愚蠢的錯誤。

因為,送江楓進修羅獄,固然將江楓死死的困住,可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,修羅獄實際上,是虛家最為安全的地方,只要江楓待在修羅獄內,短時間,幾乎無人能夠奈何得了江楓。

但他不同,他只有三天不到的時間了,如果三天之內,他無法破解江楓留下的隱患的話,到那時候,他的處境,會比之眼下,更為艱難。

“該死!”夏長安狂吼,歇斯底里!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m.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A级成人毛片免费视频,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_私家电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