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臣爷,别怕,有我陪着你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     臣爷,别怕,有我陪着你 (第1/3页)
    
霍北臣用力挣扎着,那种失去的恐慌再次笼罩了他。

他想起上次正在上课,班主任却忽然走了进来,喊他出去,然后陪着他去医院,迎接他的则是两具冰冷的尸体,原本温馨的一家三口瞬间成了他一个人。

他孤身一人,浑浑噩噩度过了两个月,直到她的强势出现,使劲挤进了他的生活。

所以,哪怕明知道她来历不明,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她,不是不够提防,只是不愿生命中唯一的光也来自黑暗。

而现在,他又再次眼睁睁目睹了一次失去!

比起失去,他宁可跟她一起去死!!

突入而来的想法,让他像是萌生了强大的力气,一脚踢飞了紧紧抱住他的苏叶,又推开拦着他的三个人,他直接冲着火海狂奔。

他能看到大火已经笼罩了宁檬的全身,他看到了宁檬……

他对她伸出了手,想要抓住她,可是面前的人却忽然间变得透明,这诡异的现象,让霍北臣顿住了脚步。

他错愕的瞪大了眼睛。

宁檬笑着,冲他挥手“好好活下去,赚很多很多钱,霍北臣,你一定要好好的!”

霍北臣惊愣在原地,眼睁睁看着她像是泡沫一样消失,他突然间大喊道“你会回来吗?”

黄骋死去的这几天里,宁檬身体极度消瘦,她处于强大的自责之中,她没有像是宋美兰一样不吃不喝,她正常吃喝,可只有霍北臣知道,这个坚强的处理着一切后事的女孩,会在吃喝以后冲进厕所里狂吐……

她的身体在排斥着一切……

她这几天,生不如死。

她不敢面对宋美兰。

甚至她好几次睡梦中,一直在呢喃着一句话“我不属于这里,我没来过,我再也不来了……”

“黄骋你别死,你不应该死……”

这些话,让霍北臣恐慌。

而他下意识问出这句话以后,就见女孩果然一愣,她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消失了。

霍北臣还想要说什么,胳膊却被人用力一拽。

消防队来了,专业人士拉扯着他后退,大火灼伤了他的皮肤,身上的衣服也已经到处都是烧焦的洞口。

当冰冷的水浇过来时,霍北臣一个激灵,清醒过来。

他刚刚在干什么?!

他为什么停下了脚步!!

宁檬呢?

宁檬呢!!

他挣扎着,可因为刚刚距离大火太近,身上多处灼伤,已经使不出力气了。

有救护车过来,护士想要带他去医院清理,可他推开了那些护士,视线死死盯着大火处。

刚刚的那一切,都是一场幻觉!

他的宁檬,还在大火中……

正在想着,旁边冲过来一个人,宁可来到了霍北臣面前,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,哭着大喊道“你在干什么?!你为什么不救姐姐!”

平时懦弱到,看到他就会躲开的人,此刻却像是疯了一样“宋美兰要死就让她去死啊!你为什么不救姐姐!!为什么?你为什么还活着,你怎么不跟姐姐一起去死!”

她疯狂的喊着,伸出胳膊挥舞着,被苏叶拽住拖走的时候,她的脚还在用力踢打着“你们为什么拦着我!为什么不让我去找姐姐!!我宁可跟着姐姐一起去死!”

从她想要放一场大火,烧死张保富的那一刻起,宁可的心底就只剩下了无边的黑暗。

是姐姐拯救了她,在她昏暗的人生里照进来一束光。

可是现在,这束光没了。

没了。

宁可被硬生生拖到了旁边,她蹲坐在了地上。

她以前虽然被打,虽然生活在市井之中,经常看到大妈级别的人吵架时坐在地上撒泼哭。

那时候,上过高中的她觉得这种行为很不堪入目。

可直到此时此刻,她才发现所有痛苦无处发泄,她只能用力捶打着地面,一遍一遍的喊着,姐姐,姐姐……

-

大火终于灭了。

始作俑者宋美兰昏倒过去,被送进了医院。

而经过消防员们在大火中的搜索,最终却得出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结果,并未在大火中发现尸体。

宁檬消失了,就像是她莫名其妙的来,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痕迹。

“怎么可能!”

宁可大喊道“这不可能,姐姐呢?”

消防队队长开了口“要么就是你们看错了,要么就是尸体被烧化了,可按理说,连骨头都被烧化,怎么也要上千度,这大火不至于啊……”

更有消防员开了口“你们是产生了幻觉吧?真有这么一个人?”

警察们搜索了所有的系统,最终确定,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霍北臣和宁可说的这么一个人。

“不可能!”宁可大喊道“她是个活生生的人,她叫宁檬,怎么可能不存在!你们在说谎,你们在说谎!”

可是警察们却不理会她,最后苏叶强行将宁可和霍北臣带回了家。

别墅里还是老样子。

宁可失魂落魄的进门,她紧紧抓着苏叶的手“他们在说谎骗人对吗?姐姐那么一个大活人,怎么可能会消失?他们是怕担责任,所以在说谎!”

苏叶也觉得诡异,宁檬的死或者消失,他也觉得悲伤,可明显宁可和霍北臣更难过。

宁可是外在的疯狂,而霍北臣却从进门后,就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。

长久的沉默后,宁可突然推开苏叶,上了楼,她冲到了宁檬的房间里,看着里面的摆设,看着那些东西,她忽然间抱住了宁檬的那些画稿痛哭流涕。

姐姐,姐姐……!

-

-

宁檬的消失,让人心痛。

可因为她没有身份,所以警察们只能调查了两天,就再也没有了消息,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存在这个人似得。

三天后,宁可抱着宁檬的画稿,离开了霍北臣家,回到了自己的小平房里。

再后来,苏叶去小平房找她的时候,房子已经卖了,她拿着卖房子的钱办理了出国手续,默默离开了。

苏叶只能叹了口气,这个宁可,离开的时候竟然没有跟任何人道别。

他无奈的来到别墅区,打开了房间,上楼后来到霍北臣卧室前,他敲了敲房门,里面就传来了一道砰的声音。

苏叶皱起了眉头。

从宁檬离开后,霍北臣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,不吃不喝已经三天了。

再这样下去,恐怕他的身体都吃不消。

可偏偏,这世界上霍北臣的亲人全部不在了,只剩下了一个他,苏叶苦口婆心劝了三天,里面的人就是不开门。

他要砸门,霍北臣就气的摔东西,让他滚,不要打扰他。

苏叶眼眶都红了“臣爷,黄骋死了,表姐她其实非常自责,那几天的状态你也看到了,她活着太痛苦了,这样没了,或许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呢?”

“砰!”

有什么东西再次砸到了门上,让苏叶攥紧了拳头,他突然间狠狠锤了一下房门“霍北臣,你给我出来!她死了,你也不活了吗?!你给我出来!你还有兄弟!”

可惜,房间里的人没有任何回应。

苏叶劝累了,又不敢真的破门而入,他要再等两天,等霍北臣真的没有一丝力气后,再把他送去医院……

苏叶站起来,下了楼。

他准备好了水和食物送到了卧室门口,这才打开别墅门打算离开。

可就在这时,他看到了一个人正站在门口处,打算敲门,是他们的班主任刘老师。

刘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长相温和,有些发福,此刻看到苏叶,紧皱的眉头凝成了一个川字,他担忧的询问道“霍北臣同学怎么样了?”

去年,父母死去,还没过去一整年,照顾他的表姐又不在了,这种事落到谁头上恐怕都不会好过。

苏叶眼眶湿润,宛如见到了长辈,“好几天没出门了,我送水和食物进去,他偶尔会吃一点。但就是不肯见人。老师,您劝劝他吧。”

刘老师进门“嗯,我试试吧。”

他上了楼,先是敲门,没有人理会,然后就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“……人这一生,总是要经历很多磨难,霍北臣同学,等你长大了,再回头看,其实这些波折……”

不算什么四个字,他硬是说不出来。

刘老师今年也像是老了十岁,班级里的学生黄骋打架斗殴意外去世,状元霍北臣的表姐也葬身火海……

刘老师喉间梗了梗,他突然就体会到霍北臣此刻的颓废之气,这种事无论放在谁身上,恐怕都无法走出来。

苏叶站在刘老师身后,听着他那些要豁达一些的话,默默无语。

还以为长辈能有什么办法呢,没想到说到底还是说一些这种没用的话,苏叶正在失望的时候,却见刘老师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封信,“对了,霍北臣同学,你还记得当初开家长动员会的时候,我让家长们给孩子写一封信吗?毕业后,我就陆续都还给家长们了,当时你表姐给你写的信,我给你带来了……”

这话一出,卧室里终于有了动静。

脚步踢踏的声音传来,旋即“吱”的一声,房门打开,霍北臣出现在那儿。

几天时间里,他消瘦了很多,脸颊都深陷进去了。

十八岁的少年,胡渣都长了出来,下巴上一片青色,头发凌乱,脸颊上还带着烧伤后红色的痕迹。

他对刘老师伸出了手,“给我。”

这是近几天里,他唯一一次开口,嗓音沙哑到撕裂。

刘老师被他这一副宛如从地狱中归来的模样吓到了,颤颤巍巍的打算将信递给他,可突然瞥见地上放着的水和饭菜,就指着那些开了口“你吃了这些,我就给你。”

霍北臣黝黑的眼瞳看了他一眼,在刘老师胆战心惊中,忽然间弯腰,将水杯端起来一口喝完,然后又端起了饭菜,三两口扒拉进嘴里,使劲的咽了下去。

旋即,他又对刘老师伸出了手。

刘老师这才将信交到了他的手中。

霍北臣接了信,转身进入房间里,刘老师打算跟进去,房门却忽然间“砰”的一下,又关上了。

刘老师……

苏叶……

卧室里。

霍北臣因为长期不吃不喝,身体有些虚脱。

他低头看着手中的信封,上面是她熟悉的字迹霍北臣亲启。

他哆嗦着双手,打开了那封信

臣爷,见字如晤。

霍北臣握着信纸的手,忽然间用力,面前出现了她的面孔。

胸口处的空气像是一瞬间被抽走,憋闷的让他眼眶发红。

霍北臣深呼吸了一口气,缓了缓,才继续往下看过去,耳畔像是有她的声音在说话似得“你们班主任好烦哦,还要写一封信鼓励你,可是我知道你未来很优秀,就没什么好说的,思来想去,给你说个秘密吧!”

“臣爷,我其实不属于这个世界,怎么过来的,我也不太明白,就稀里糊涂的过来了,这些我没有骗你。而且,我知道一些未来的事情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穿回去了,反正现在我也一片浆糊,但是很感谢在这个世界里,对我很陌生的你,却给了我一个庇护所。”

时间似乎回到几个月之前,霍北臣在教室里睡觉,宁檬趴在宁可的桌子上写信,她咬着笔头,继续写到

“臣爷,为了报答,我就让你占点便宜,给你说几个未来的事情吧。

嘿嘿,你未来会娶那个宁家花心大小姐为妻,因为她长得很像你的初恋情人,虽然目前为止,我还不知道你的初恋情人是谁。”

她挠了挠头,努力回想着八年后的事情,继续写道“遥远的未来里,会有一个女孩,为了住到你家去,把自己家给淹了,你记得一定要同意哦。

你未来的妻子,会在某一天忽然变了很多,会拍彩虹屁,会怼人,你要记得包容她,爱护她,知道吗?

还有,你记得要对你未来岳父好一点,虽然他很不靠谱。”

写到这里,宁檬忽然又想到花心大小姐本身很不靠谱的,如果不管着点,恐怕她穿越到她身上的时候,那具身体不知道睡了多少小鲜肉了。

睡不睡的无所谓,万一不小心感染了什么病怎么办?

于是,她又交代道“哦对了,你的妻子很花心,你一定要管住她,别让她跟别的男人胡来啊!”

写完以后,仔细看了看,宁檬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原著中,她是没有穿书的,如果八年后她没穿过来,怎么办?

于是,宁檬又标注道“嗯,如果八年后你的妻子性格没什么改变,还是那么无脑的话,你会跟她离婚。”

那时候的她,还不知道自己就是霍北臣的初恋情人。

更不知道,霍北臣一直在等的人,是她。

写到这里,宁檬再次胡乱挠了挠头。

时间快到了,而发生过的事情,很多细节她其实想不到了,于是信的最后,她叮嘱道“对了对了,最关键的是,未来房地产行业会大爆,你做房地产,会成为商界大亨,是不是很厉害?我这不是彩虹屁哦,这是真的!

最后,臣爷,你考完试时,我不知道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了,可是我希望你能幸福,快乐。我相信,你的父母亦如是。

爱你的宁檬,mua~!”

…………

看完了信,霍北臣久久不言。

他的视线盯着信上的那一句话,我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
他又想到了那天大火中,她慢慢消失的身体,和警察们后续怎么也找不到的尸体。

他一直以为,那天是他看花了眼,是他出现了幻觉,甚至他这几天一直在愧疚,为什么最后关头,会出现那样的幻觉,让他错过了拯救她的最佳时期?

可现在看来……

原来,那都是真的,是真的!!

他又想到那天,她临走前说的话,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
他又盯着信上的那一句,会娶宁家花心大小姐……

霍北臣只觉得不可置信,却又觉得如果是这样,那么这一切似乎都可以解释了……怪不得她会替宁家大小姐参加高考,或许她在另一个维度,另一个平行空间里,就是她!

霍北臣猛地站起来,慢慢的走出了房门。

-

-

苏叶觉得,霍北臣活过来了。

他的确从房间里走出来,可却又像是一具行尸走肉,之前的臣爷有些厌世,整天耷拉着眼皮,现在的他,却冷冰冰的,像是要将所有人都拒之千里之外。

苏叶叹了口气,只能默默跟着他。

霍北臣出了门后,这才发现,自己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。

宁檬说,她希望自己幸福,快乐,他的父母亦如是。

父母……

霍北臣习惯性的出了门,来到了公园里,找到了个木质长椅,他坐在那里的时候,才终于让自己平复下来。

所有伤痛都深藏心底,他不应该让爱他的人担心。

这么想着,霍北臣忽然蹲下了身体,看向木椅子下面,母亲曾经留下来的那句话,“妈妈和爸爸,会一直和小臣在一起。”

他正在看这句话的时候,却蓦地发现,旁边多了一行刻字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刻上去的,字迹拙劣,歪歪扭扭“臣爷,别怕,有我陪着你哦~比心!”

几个字,让霍北臣一顿。

他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,坐在地上,靠在椅子上,手指摸着那一行字的痕迹,在宁檬消失后终于哭了出来。

他哽咽的,像是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。

()

ap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A级成人毛片免费视频,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_私家电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