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人生如戲全靠演技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
最新網址: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    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(第1/3頁)
    
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看,江楓都是聰明人,而且是絕頂聰明的那種人!

當這樣一個絕頂聰明的家伙,執意要去做一件傻事的時候,當然就是給中年修士,一種分外古怪的感覺。

只是這種感覺雖然很奇怪,中年修士又是怎么都無法去形容,他定定的看著江楓,一時之間,感受復雜無比。

直覺告訴中年修士,江楓應該是那種唯利是圖之人,非所謂的君子,用真小人來形容或許更為合適。

然而,江楓竟是表露出這樣的一面,豈會不怪異的很?

“你可知,你將付出什么?”中年修士問道。

“老實說,江某很怕死。”江楓笑著說道。

怕死并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,江楓直接就是說了出來。

兩世為人,江楓更為懂得生命的可貴,活著,哪怕無比艱難的活著,哪怕無比卑微的活著,也都是無比美好的一件事情。

縱然墮入深淵,但只要活著,總會有希望的不是嗎?

自重返修真世界以來,江楓的一切努力,在他人看來,或許是因為所謂的野心,然而對于江楓自身而言,僅僅是為了活著,以及活的更好罷了。

這是最為根本的本質,從一開始到現在,未有改變!

中年修士沒有問江楓既然怕死為何還執意那樣去做,因江楓的袒露心扉,反而是讓他的觸動變得更為強烈。

不過中年修士并未表態,江楓要做一個傻子他不會阻攔,但不是每個人都會和江楓做一樣的選擇。

至少,他絕對不愿意做一個傻子。

轉過身,中年修士信步離去,目送那一道背影的消失,江楓咧嘴,嘴角一抹古怪的笑意,漸漸浮現。

中年修士有野心嗎?

江楓在中年修士的身上,看到了從未見過的野心。

這般野心的構成,一方面是源自于中年修士自身,另一方面,則是源自于源天宗一門的執念。

尤其是后者,不斷的將源天宗一代又一代的弟子,推向一個他們自身根本無法掌控的方向。

關于此點,江楓在這中年修士的身上,感受無比的深刻和直接。

曾經大勢所趨,源天宗的野心破碎,但那是破碎,而不是破滅,因此江楓很清楚,當一個機會出現的時候,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,中年修士都會死死的將之抓住,絕不會放手。

中年修士沒有表態,看似是拒絕,實則江楓豈會不知,那是默認。

“我很期待,源天宗重新走上輝煌!”江楓默默說道。

三清教為道門之祖,開辟萬千道門,如今已不是一個百花齊放的時代,但變化,比之一成不變,總歸要好的多不是嗎?

江楓很是期待,源門的出現!

“天尊?”江楓低語。

江楓自知,自身距離天尊,僅隔著一層薄薄的壁障,只是那一層壁障看似伸指便可戳破,實際上,卻有很難很難。

所以江楓依舊不是天尊。

往后極長一段時間,或許都很難踏入天尊的門檻!

不過江楓并不著急,等待時機合適,一切都將水到渠成。

“源天宗傳人現世,接下來,又會是哪一個古老的道統?”江楓沉聲說道。

古而有之的道統陸續顯露端倪,修真世界看似和往昔一樣平靜,然而那份平靜,正在被撕裂。

且從目前的種種跡象來看,撕裂的速度正變得越來越快。

關于此點,看似是與邪惡生靈一族,愈發密集的活動有關,只是,這并不是主要的原因。

江楓感覺,某個特殊的時機正在到來!

只是,相比較于那些古而有之的道統而言,江楓是局外人,縱然察覺到了此點,所能做的,也是有限的很。

小半天左右,江楓見到了齊尊者。

劫后求生,齊尊者萬分唏噓。

“江兄,多謝!”齊尊者鄭重其事的說道。

齊尊者本以為自身必死無疑,卻是被中年修士告知,看在江楓的面子上,饒他一命。

這是意料之外的情況,齊尊者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,但既然中年修士是看在江楓的面子才放過他,理所當然,要向江楓道謝。

不然,心意不順,道心將出現裂痕。

齊尊者誠心感謝,萬般誠懇。

“哦?”江楓莞爾一笑。

無需齊尊者直白說來,江楓也是明白,中年修士在離去之后,做了些什么。

這時候齊尊者向他道謝,毋庸置疑,是中年修士蓄意為之,為的就是讓這齊尊者,欠他一個人情。

人情不大,也并非江楓所需要的,不過聊勝于無。

“區區小事,不足掛齒。”江楓淡笑著說道。

“江兄,那人拿走了三清教的牌匾,說是你送給他了。”齊尊者訕訕說道。

“沒錯!”江楓點了點頭。

江楓當然沒有將牌匾送給中年修士,中年修士卻是告知,是送給了他,江楓頓覺有趣,不難得知,中年修士這是有意結交于他。

不然的話,一件道器而已,中年修士又豈會放在心上?

中年修士將牌匾取走,并特意告知齊尊者其中的緣由,其用意如何,再明顯不過。

聽江楓這樣說來,齊尊者小小的松了口氣。

不知為何,在中年修士說過那些話之后,齊尊者詭異發覺,自身在江楓面前,平白矮了一頭。說話之時,都是不可避免,變得小心翼翼,唯恐一不小心,將江楓給得罪。

齊尊者有些迷惘,不知自身到底是怎么了。

之前在江楓面前,他一度趾高氣昂,認為自身凌駕于江楓之上,因此這般心境的變化使得齊尊者詫異不已。

而在見到萬尊者和武尊者齊齊出現,并且先后向江楓道謝之后,齊尊者就是愈發的詫異了。

何況齊尊者發覺,不只是他,萬尊者和武尊者在江楓面前,也是分明矮了一頭,在與江楓交談之時,分外謹慎。

“這……”

齊尊者目瞪口呆,江楓不了解萬尊者和武尊者,他可是了解的很,二人飛揚跋扈,橫壓古境,什么時候,這樣客氣過?

但二者在江楓面前客氣不已,表面看來,談笑風生,實則,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,唯恐一不小心,讓江楓不快。

事實上這樣的情況,也是多少讓江楓有些哭笑不得。

若只是齊尊者也就罷了,中年修士居然還假借他的手,賣給萬尊者和武尊者一份人情,那份人情不是二者想要的,但中年修士強行賣人情,二者不得不接受,于是就出現了眼下的這一幕。

“天尊之威!”江楓感慨道。

江楓很清楚和齊尊者不同,萬尊者和武尊者之所以會在他面前分外客氣,不是因為他,而是因為中年修士。

那是天尊。

天尊的面子,二者豈敢不給?

“江兄,恩情沒齒難忘!”萬尊者這樣說道,這是一個枯瘦中年男子,眼中閃爍著精明,他笑容滿面,看著像是和江楓是至交好友一般,要多熱忱有多熱忱。

“小事!”江楓隨口說道。

“江兄,若往后有用得到的地方,武某將第一時間出現,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!”武尊者一臉誠懇的說道。

“哈哈……”江楓大笑著擺手。

三者之間,虛與委蛇,其樂融融,齊尊者在一旁看著,臉色要多怪異就有多怪異。

江楓臉上笑意濃郁,見招拆招。

好不容易,萬尊者和武尊者才是離去。

二者剛走,江楓臉上的笑容就是消失了。

“齊尊者,你覺得如何?”江楓問道。

齊尊者苦笑著說道:“大開眼界。”

“人生如戲,全靠演技。”江楓說道。

萬尊者和武尊者在演戲,江楓同樣在演戲,三者同場競技,就看誰更棋高一著而已。

“江兄你,其實不必陪他們演戲。”沉默一會,齊尊者說道。

齊尊者不認為江楓有陪萬尊者和武尊者演戲的必要,簡單來說,是不認為,萬尊者和武尊者有這樣的資格。

或許萬尊者和武尊者一時糊涂,或者因為其他緣故,刻意回避了此點,然而齊尊者心知肚明,江楓和中年修士平起平坐,否則的話,中年修士豈會賣江楓面子?

“閑著也是閑著!”江楓瞇眼輕笑著說道。

齊尊者臉色古怪,總覺江楓話中有話,但也沒再多說什么,告辭離去。

“演戲?”江楓笑了笑。

江楓自是明白齊尊者那話的意思,只是歸根結底,萬尊者和武尊者是給中年修士面子,而不是給他面子。

他畢竟不是天尊,不足以讓萬尊者和武尊者敬畏。

待有朝一日,他成為天尊,縱然一心演戲,試問,萬尊者和武尊者可敢?

這就是修為境界的差距導致的落差。

“古境之行,差不多該結束了。”江楓低低說道。

這一趟來古境,江楓本就沒有太多的欲求,而今既然完成了心境的磨礪,且解開了古境的那一層神秘面紗,自然就到了該離去的時候,強留此地,并無意義。

“只是,終究是不甘啊!”江楓又是說道。

天尊近在咫尺,卻遲遲沒有踏出去那一步,就此離去,江楓又豈會甘心?

縱然有一萬個離開古境的理由,僅此一個理由,就是讓江楓無法離去。

念及此點,江楓發出一聲無聲的苦笑。

“前輩——”

忽如其來,一道聲音傳入江楓的耳中,江楓循聲望去,一張熟悉的面孔,進入江楓的視線,正是此前打過交道的那個女修……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)
最新網址:m.www.sanglahbalihospital.com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
A级成人毛片免费视频,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_私家电影院